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调查】一次拍卖牵出劲嘉股份资本腾挪秘密

一个资产优良、盈利丰厚的企业,在上市公司劲嘉股份控制人乔鲁予几经倒腾后,成为负债累累的企业,包括国有股在内的小股东资产权益在数年内迅速归零。

2017年7月,一则低调的拍卖信息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上公布,湖州市天外绿色包装印刷有限公司(下称天外绿包)、浙江天外包装印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天外)的所有资产将依法拍卖。按照公告,两项资产评估价为1.95亿多元,变卖价格为1.32亿多元。

拍卖最后一天,以严旭初为首的天外绿包小股东团队在缴纳2600万元保证金后,最后时刻以底价成功竞标。按照惯例,在接下去的15天内,小股东团队带着银行本票找到资产管理人,资产就能顺利交接。但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小股东团队因各种原因无法完成这笔交易。

这引起天外绿包小股东们的愤怒,也掀开一桩涉及上市公司劲嘉股份(002191.SZ)的陈年收购案。

11月16日,天外绿包小股东团队到浙江湖州市公安局报案,要求追查上市公司深圳劲嘉股份的母公司劲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劲嘉创投)涉嫌欺诈发行债券,陈年旧案就此曝光。

“劲嘉股份和其控制人乔鲁予以牺牲股民利益,将天外绿包低价卖给唐云松,从唐云松手中取得土地开发利益,再将利润输送回非上市公司的劲嘉创投和劲嘉房产。我们将向证监会控告劲嘉股份实际控制人乔鲁予的违法行为。”天外绿包小股东沈根泉这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出售天外绿包曾遭质疑

时钟拨回六年前。

2011年10月21日,国内印刷包装上市公司劲嘉股份公告称,公司拟出售控股子公司天外绿包,接手方为湖州当地企业家唐云松控制的启丰投资。

根据公告,启丰投资将以人民币2.2亿元价格接手劲嘉股份在天外绿包的53.05%股权。协议签署后,启丰投资将在三日内支付4400万元的定金,在接下去5个工作日内付清8800万元,2012年6月30日之前支付剩余的8800万元。

天外绿包是湖州的印刷龙头企业。该公司前身为创建于1950年的湖州印刷厂。改制后,天外绿包成为员工和湖州国资委共同持股的股份制公司。经过多年发展,公司成为印刷行业的大型综合性包装印刷企业,主要产品包括烟标包装和药品标签及外盒包装、酒类包装、日用品包装等,利税超过亿元。

2008年和2009年,已经上市的劲嘉股份以2.21亿元陆续收购天外绿包53.05%的股份,成为天外绿包的控股股东,将天外绿包的利润合并到上市公司。

天外绿包现金流充沛利润稳定,但劲嘉股份的合作并非一帆风顺。在原总经理严旭初的执掌下,天外绿包的企业利润还算稳定,2010和2011年,天外绿包公司利润总额分别为9174.22万元和9244.52万元。

收购才短短两年便匆匆向启丰投资出售资产,劲嘉股份的举动遭到外界质疑。

这起收购案引起质疑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第一,从分红获益看,天外绿包在从2008年到2011年期间,能给上市公司带来4000多万的分红利润,相对收购价格分红收益并不算低,但一次性卖掉后居然还折价100万?

第二,收购方镭宝系的启丰投资是一家刚成立的公司,其实际支付能力值得怀疑;

第三,天外绿包公司名下有土地已改变性质用途,存在巨大的溢价空间,劲嘉股份疑似通过此次出售将优质资产转移。

乔鲁予力撑镭宝系接盘

面对外界质疑,劲嘉股份坚持认为此次交易是有价值的。

在对外公告中,劲嘉股份认为收购对象唐云松和其控制的镭宝系公司实力雄厚,完全有能力完成此次收购。劲嘉股份主动公告镭宝投资的主要财务数据,结果显示,各项财务指标不仅均为正数,2011年1月到9月,镭宝投资的净利润还能达到9985万元。

劲嘉股份除了发公告以外,还通过媒体回应,认为出售天外绿包的举动完全“划得来”。劲嘉股份认为,天外绿包的经营人严旭初由于身体原因,无法正常管理企业,导致企业一盘散沙,此外政府烟标采购事实新规后,产品的采购价格下滑,使天外绿包的企业发展已无太大的想象空间。

一边是声称快速处理掉资产对上市公司来说非常划算,一边公开镭宝系的启丰投资财务数据证明收购能力,劲嘉股份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让天外绿包迅速的从上市公司体系中剥离出去。

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劲嘉股份认为天外绿包卖给唐云松完全是一个正确的抉择,也能保护小股东的利益。

而作为收购方的唐云松是湖州当地企业家,唐本人早年在湖州市一家镇办房产公司工作,后下海办企业,涉及印刷、贸易和房地产等行业。据湖州一位与唐云松有过来往的企业家介绍,唐所有的产业均围绕其房地产开发来展开,许多公司都是用来开票融资,其所成立的启丰投资根本不可能有盈利能力。

界面新闻查阅劲嘉股份当时的公告发现,镭宝投资2011年9月年度累计利润为9985万多元,镭宝机械同期为150多万元。

与劲嘉股份公告的数据相反,湖州地税系统的报表显示,唐云松镭宝系旗下的骨干企业镭宝投资和镭宝机械都在亏损状态。其中镭宝投资在2011年9月的利润表为本月亏损21万多元,本年累计亏损115万多元,镭宝机械到2011年9月本年累计亏损为1921多万元。

镭宝系挪用资金拍下仁皇山地块

劲嘉股份将天外绿包的控股权出售给唐云松的镭宝系后,劲嘉股份的控制人乔鲁予与唐云松的合作大幕才正式打开。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唐云松曾向朋友表示,这是一次互为对价的交易,乔鲁予和唐云松各有所得。

劲嘉股份的控制人乔鲁予将天外绿包低价出售给唐云松,目的是为了与唐云松合作,获得上市公司母公司劲嘉创投进入湖州房地产市场的机会。而唐云松拿到天外绿包后,以天外绿包为平台,为镭宝系房产投资提供资金。

“乔鲁予在劲嘉股份所占股份不到25%,但其却是劲嘉股份母公司劲嘉创投占比90%的大股东,以出售上市公司的资产置换利益到非上市公司体系,这笔买卖肯定划算。”上述业内人士说。

乔鲁予与唐云松合作的项目是一块湖州仁皇山的土地。据公开信息,2011年12月16日,唐云松旗下的镭宝投资以3.8亿元总价,每平方米2972元的楼面价,拍得总体量为12.78万平方米的湖州仁皇山分区N08-2地块。

当年12月29日,湖州劲嘉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湖州劲嘉)成立,注册资金为2000万元,其中镭宝投资出资800万元,占股40%,深圳劲嘉房地产公司出资1200万元,占股60%。

在控制天外绿包后,唐云松开始分批划走该公司账面上的现金用以支付仁皇山地块土地款。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2011年11月1日到12月2日(编者注:此时,启丰投资尚未完全向劲嘉股份支付天外绿包的股权转让款)唐云松陆续从天外绿包和浙江天外公司挪出资金2.18亿元。这批款项支付完1.05亿元的的土地保证金后,其他资金全部转入镭宝系公司。

此外,2012年2月6日,唐云松又受让另外一家宁波企业持有的天外绿包16%的股份,令启丰投资成为天外绿包占股69.05%的绝对大股东。据知情人士透露,帮助唐云松支付5760万收购资金的正是劲嘉创投。

发私募债掏空天外绿包

现金获取完毕后,唐云松对天外绿包的利用并未停止。

在支付完收购天外绿包股权的首笔收购款4400万后,镭宝系就将其股份质押给信托公司,通过信托融资套取另一笔资金支付给劲嘉股份,用以完成先前的天外绿包股权收购,但最后一笔尾款还是无力支付。

“唐云松无法向劲嘉股份支付收购天外绿包的尾款8800万元,劲嘉创投无奈之下只能帮助其融资,因天外绿包流动资金已经被划走,只能依靠发私募债融资。”一位天外绿包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在劲嘉创投的配合下,唐云松的掏空大戏开始上演。

成为天外绿包绝对大股东后,唐云松伪造股东签字发行私募债,由劲嘉创投担保此次私募债的发行。7月19日,天外绿包通过财通证券发行私募债成功融资2亿元,实际到手1.959亿元,但这笔钱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几乎全部划走占用。

根据界面新闻掌握的部分财务资料,上述款项有3000万元划给劲嘉创投,有6000万元划给镭宝系的巨锦金属再转到启丰投资后进入到劲嘉股份,还有一笔8800万元通过巨锦金属分到启丰投资和镭宝机械,其中有4600万转入到唐云松个人名下。

截至2014年12月,天外绿包总共为这笔私募债承担各种费用共计7048多万元,其中包括一笔400万元的担保费。

“2014年初,劲嘉创投认为唐云松可能会破产,怕劲嘉创投承担连带责任,将担保责任交给深圳中小企业担保公司。”天外绿包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套牢开发区

2014年年初,唐云松的镭宝系因开发其他楼盘导致资金持续紧张,逐渐陷入困境。

2014年4月30日,乔鲁予控制的深圳劲嘉创投、深圳劲嘉房地产公司、湖州劲嘉和与唐云松控制的湖州镭宝投资、天外绿包和唐云松本人六方,签署一份复杂的债权转让协议,公司间各种款项相抵和转让后,唐云松获得2169万元湖州劲嘉债权,但从此逐渐丧失对该公司股份的控制。

2014年6月17日,镭宝投资正式退出湖州劲嘉,湖州劲嘉由深圳劲嘉房产开发公司和贵州劲嘉房产开发公司全盘持股,此时劲嘉·奥园壹号的楼盘已经销售。

同年11月24日,债台高筑的唐云松与劲嘉创投签署《监管事项移交清单》,把天外绿包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等所有物件都交给劲嘉创投方的代表戴居顺。

镭宝系旗下公司镭宝投资和启丰投资的法人代表也变更为劲嘉创投的工作人员,劲嘉创投全面接管镭宝系。

2015年1月,唐云松因资金链断裂自首,以骗取贷款罪入狱。其资金链断裂之前,唐云松将天外绿包价值1.2亿的轻纺路厂房以6000万价格出售给湖州供电公司,但因有4500万银行贷款,因此寻求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拆迁事务所(下称湖州拆迁事务所)的帮助。

唐先与湖州拆迁事务所先签订6000万的拆迁协议,再由湖州拆迁事务所将产权移交给湖州供电公司。

在获得第一笔拆迁款后,唐实际上并未归还银行贷款。唐破产后,湖州拆迁事务所在该厂房的交易上被套牢。

据天外绿包的工作人员介绍,唐云松在天外绿包公司所发的2亿私募债,后来由劲嘉创投帮其偿还,转了一圈劲嘉创投因此成为天外绿包的债权人。

2015年9月,在经过多方协调和劝说下,劲嘉创投与湖州当地企业升华集团出资,将唐云松骗取开发区的资金全部补回,换来的条件是成立新公司低价承包天外绿包。9月18日,湖州新天外绿包印刷有限公司成立(下称湖州新天外),其中湖州泛彩投资占股58%,升华集团占股42%,同年10月,在开发区主持下,新天外公司以700万元的年租金承包天外绿包和浙江天外,聘用老天外员工维持企业生产。

小股东们的立场

界面新闻记者从天眼查公开信息查得,湖州泛彩投资的股东为付晶,其他小股东有姜秀华、于晓辉和张成。姜秀华为劲嘉创投的副总裁,于晓辉为天外绿包总经理,张成为天外绿包财务总监,据天外绿包员工介绍,于晓辉和张成都是劲嘉创投派到天外绿包的员工。

在唐云松破产后,天外绿包的持股员工组成的小股东方资产也连同归零,如今天外绿包每年盈利3000万元不成问题,小股东联合想出更高价格承包,但遭到公司控制人的拒绝。

小股东们认为,借助泛彩投资,劲嘉创投返场实际上是继续掏空天外绿包。一个在天外绿包员工中流传的说法是,劲嘉创投准备把天外绿包买下来后再定增给劲嘉股份。

今年8月,天外绿包和浙江天外资产打包拍卖,以严旭初为代表的小股东团队不甘失去天外绿包,他们缴纳2600万保证金后,最后时刻意外竞拍成功。

“我们筹集到资金后,拿着银行本票找到资产管理人,但是却缴纳不进拍卖余款,这十分令人费解,我们已经向有关部门提出控告。”小股东代表沈根泉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湖州的资产管理人告诉沈根泉等人,他们不负责拍卖资产的接收,与此同时,湖州新天外的高管放话,拒绝买受方进入厂区。

围绕天外绿包的故事还未结束。

新疆时时彩开奖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1

相关文章

足球网上投注备用网址 中国竞彩网投注比例 500万彩票网官网 皇冠hg0088投注
ca88.com下载客户端 亚洲城88必发 英超联赛 世爵娱乐平台如何提款
竞彩足球欧赔分析技巧 足球投注网hg622.com 足彩分析 在线看足球直播
皇冠足球投注网wn888 足球网上投注开户 网上直播足球 皇冠足球投注网wn888
sitemap t68ph腾博会